年末网购骤增快递变“慢” 乱象呼唤监管跟进_新闻资讯

admin 新闻资讯 2020-01-13 317852 0

临近年末,快递行业再度进入繁忙期。随着年末的订单增多以及网购骤增,不少市民向记者大吐苦水,称最近一段时间快递服务明显不如平常。“送来的包裹弄得很脏。”“就是不让当场验收,着急送下一家。”“有的时候比挂号信都慢。”

而在一些网购论坛上,记者看到,不少网友“晒”起了物流速度,不过,不是比谁家更快,而是比谁家更迟收到网购的包裹。

年末,快递变成了“慢递”,尤其是一些中小快递公司,由此还暴露出了一系列服务质量问题。

“公司无责”的快递条款

“经常是这样,东西送来了,说不签收就不让开验,可是等你签收了,开验查出问题,他又不承认,说你都签字了。”刘睿如是表示,“即使这家快递公司服务再不好,你下次还得这样找它,你不找它找谁呢?换一家还这样。”

“我等你好几分钟了,你没来我就走了,要么你再去某某地方找我。”从网上订购了商品的刘睿,狂奔到楼下取快递时,发现早已空无一人,而快递员在手机里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现在好多快递员的服务态度不够好,送件的时候不上门,夂昧斯潭ǖ氐悴坏热瞬凰担好几次我买的东西、硬盘什么的都被摔坏了,但就是不给赔。”

图书发行员王先生一提起自己之前的快递经历就生气。

“有一次送到石家庄的东西,快递员把地址搞错了,也没提前跟对方联系,不按备注上要求的上班时间送,周日舛苑剿腿ィ还居然被签收了,但是签收名字看不清楚是谁签收的。然后打电话给客服,客服居然给我电话让我自己问石家庄的快递,问了半天没有回信。真是无语了,不知道谁签收的也能把东西给送出去。我们换了好几个快递公司了,都差不多。”

“经常是这样,东西送来了,说不签收就不让开验,可是等你签收了,开验查出问题,他又不承认,说你都签字了。”

刘睿如是表示,“即使这家快递公司服务再不好,你下次还得这样找它,你不找它找谁呢?换一家还这样。”

记者找到了几家大型快递公司的服务条款,在这些客户发件前必须签字同意的条款上,对快递公司的责任界定有这些内容,“封套内贵重物品丢失,公司不负责。”“因公司运力所不及造成延误,公司不负责。”“货物易碎,公司不负责。”“公司有权追加任何误算的费用。”“电子存储信息被删除,公司不负责。”

一位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按照快递公司的这些条款,你丢什么东西,他都有理由不负责,而且你签字同意了,这些条款对消费者有失公平。”

业务分成导致不愿送件

快递员往往因此重视收件而不重视派件,因为派件是没有收入的,快递员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收件提成,派件时间用得长了,自然影响收件的数量和速度,也造成了收件时候对人“客客气气”,派件时候却“横眉竖眼”

根据记者调查,客户对快递公司不满最多的地方集中在送件环节。而快递员乐于收件却不怠于送件与快递员的收入构成不无关系。

目前快递员的工资多采用底薪加业务提成制,快递公司提供食宿,快递员大多要自备交通工具。底薪往往在1000元上下,每个快递公司不尽相同,业务提成部分则通常为按收件金额的比例进行一定的提成。

“一般一个月能有个四五千元吧,多的也有,不过很累的,晚上八九点都要出去干活。有的老快递员手里有一些网店、公司固定客户,他们的快件多,收的件多就挣得多。”快递员小欧告诉记者。

快递员往往因此重视收件而不重视派件,因为派件是没有收入的,>递员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收件提成,派件时间用得长了,自然影响收件的数量和速度。

而倘若收发件是由两个分公司分别进行的话,那么公司之间在收入分成上面,也是收件公司分得更多,自然也造成了收件时候对人“客客气气”,派件时候却“横眉竖眼”。

尽管快递服务不周,消费者颇有怨言,但大多还得通过快递公司来送件。“现在谁还满大街找信筒啊?有这功夫我自己都送过去了。”市民安先生向记者开玩笑说。

行业监管有待加强

“我开了那么久网店,从没见过一例要到赔偿的,你想想,快递公司自己的投诉电话能管什么用,它怎么可能把收到的钱加倍吐给你?还有些快递公司是加盟制,那就更好推卸责任了,总公司和分公司之间来回扯皮。”

一些快递客户在权益受到侵害后,选择了打电话向快递公司投诉,但“又生了一肚子气”。

网上开店的季女士每次拨打快递公司的投诉电话,结果往往是对方义正言辞地声称快递公司没有任何责任,责任全在收发件客户。

“还有的干脆就把责任推给快递员个人,说与公司没关系。反正我开了那么久网店,从没见过一例要到赔偿的,你想想,快递公q自己的投诉电话能管什么用,它怎么可能把收到的钱加倍吐给你?还有些快递公司是加盟制,那就更好推卸责任了,总公司和分公司之间来回扯皮。”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绝大部分快递客户在自身权益受到侵害后,没有选择向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投诉,原因是不知道该去哪儿q诉。

“我曾给邮局打过电话,但他们说自己是企业,管不了快递公司,他们只受理自己的快递业务投诉。”一名收件客户告诉记者,“我真不知道到底谁负责管快递公司?”

有业内人士表示,新修改的《邮政法》仅有一年的历史,刚刚在法律上对q递企业的准入门槛、监督管理等作出了相关规定。作为新兴行业的快递业,目前仍处于一定程度的监管盲区,也缺乏一定的行业自律。有关部门应当建立起长期有效的监管机制,引导快递企业提高服务,规范经营。本报记者 赵昂

版权免责声明

大v资源网所有资源全部来源于网络整理,本站目地只是为了提供给网友学习研究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架设运营或出现任何法律问题都与本站无关,如同意观点请下载,如不同意请离开!天行源码网特此声明!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QQ在线咨询
技术咨询QQ
8888
技术咨询微信
8888